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卿怜爱奴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卿怜爱奴目录  下一页

卿怜爱奴  第10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直到这一刻她才恍然大悟,原来在青楼的生活是神仙,为了私心而赖上的幸福是假象,她太愚蠢了,不该误以为只要进得了追云山庄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。

  光是一个主人就够她疲于奔命,听说庄内还有一名官小姐是扬州第一美人,她名小小伶妓,拿什么和人相提并论。

  何况恩公根本不在意她,总以冷脸相对,叫人情何以堪。

  相思无寄望,她还是认命地做事。雪无心走向客居,心中暗忖着,该用什么方式取出核肉?

  “小姐,你对她是不是太……严厉了些。”菊儿忍不住为她叫苦。

  “你懂啥,她那性子太扭,不磨磨棱去去角,哪天会爬到我头上撒泼,我是在教她身为奴婢的本份。”

  她一副用心良苦的磨眉貌,看上去颇像一位体恤下人的好主人。

  “是,小姐说得极对。”她哪敢说不对,说不定下一个遭殃的是自己。

  季小奴当然知道她的言不由衷,了解自己的作法是过份了些,可是一想到有人想染指她的“私人财产”,心就变得很邪恶。

  商人之女嘛!尽做些利己事,这是天性。

  “来吧,咱们去看没心肝的做得怎么样,可不能让她弄坏了我的心肝小核桃。”

  唉!魔性难改。

  ☆☆☆

  议事厅的气氛有些凝重,空气中布满浓浓的冷肃之气,烫人的午阳被阻隔在高林外。

  “大哥,此言当真。”

  柳膺月一脸讶异地听着大哥描述当年的惨事,那年他才十岁,陪着义母留在京城不克跟从,所以逃过一劫。

  据当地的县令表示,恩家主仆是遇着盗匪抢夺财物才遭杀害,山贼不仁,一干女眷皆受凌虐而亡,唯恩家血脉下落不明。

  赶到出事现场的恩家宗亲见此惨状皆掩面哭泣,不忍这积善一家竟受如此残酷对待,心想失踪的恩家长子大概也难逃厄运,不知尸陈何处。

  他和义母伏尸痛哭,但也哭不回已逝的生命,只有强打起精神处理后事。

  谁知今日听兄长一言,竟和当年说法大有出入,他不禁埋怨县府的草率,以及凶手的无情。

  “这些年忙着打理产业,对当年凶徒的追查仍未放松,只是事隔多年,查询上诸多困难。”

  一晃眼,竟也十四个寒秋,人物变迁之遽,实难以跨跃时空之距,早年少年已长成独当一面的大丈夫,凶手容貌岂有不变之理。

  何况事出突然,血染红了记忆,他只记得凌空劈来刀形,对于凶手的样貌却模糊。

  “庄主,你今日提起此事,是否已有眉目?”观察敏锐的江上寅倾身一问。

  恩天随微微颔着。“前些天我陪同小奴上街,发现一名可疑之人,他的身形十分类似当年凶徒之一。”

  事后回庄他不停演练那致命的刀法,的确十分吻合,因此才决定将这件尘封已久的往事翻出来,告予两人知。“大哥,那个是谁?是城里的人吗?我去把他揪出来。”急切的柳膺月愤慨填膺。

  “他自称王二。”

  “王二?!”这名字很普通嘛!

  但反应极快的江上寅立刻联想到平日横行乡里,无恶不作的那个败类。

  “庄主,你说得那个王二是不是知府的大舅子,已故二夫人的胞兄?”

  “他是这么说,可惜二娘和娘家一向不亲,我从未见这位无血缘关系的姻亲。”

  二娘嫁进恩家八年有余,不会见她和娘家的人有往来,比较亲密一点是她幼妹,也就是任家表妹的亲娘。

  但自从任夫人去世后,除了任娉婷年幼思亲时会遣家丁送到尚书府和二娘为伴外,他连应称为姨父的任家老爷都没见过,当时他尚未任官职。

  柳膺月神情古怪嗫儒地问道:“会是他吗?二姨娘是他胞妹,那……不就是逆伦。”

  女眷生前皆遭奸淫,若当真是他,那真是天理不容,畜生所为。

  “就因为这一点我才不敢肯定,想拜托你们暗中去调查一番,以免有所作偏失。”

  “嗯!王二平日素行不良,靠着知府大人的庇荫常强夺民女,甚至淫人妻奸人母,稍具姿色的半老徐娘也不放过,想来此人已无人伦之颜。”

  “上寅,看你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没以消息倒是很灵通。”真是佩服佩服。

  “二庄主,你在讽刺我舌长吗?”他那点心眼还看不透吗?

  柳膺月激赏的笑笑。“不错喔!懂得自省。”

  江上寅不与他争口舌,转向恩天随问道:“当年庄主负伤时,不是有高人搭救,他们应知是何人所为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他如何说高人即是小奴。

  “拜托,你没看见大哥很为难吗?他的‘救命恩人’当年还是个牙没长齐的奶娃儿。”

  “二庄主,你不要胡闹。”他心思缜密的说道:“光凭季姑娘一人是无法救人,必有出世隐者帮忙。”

  恩天随喟然一叹。“他们向来不管红尘事,问他们还不如问小奴来得快。”

  “她?!”

  两人皆嗤之以鼻,他们不相信一个少年的记忆会比小娃儿逊色。

  “问我什么呀!”

  一个小人头蓦然出现在窗户边。

  柳膺月被窗口的人影吓了一跳。“你是鬼呀!无声无息地从墙角冒出来。”吓人也不是用这种方式吓。

  鬼吓人不稀奇,人吓人,吓死人。

  “平生不做亏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门,看来你们的缺德事罄竹难书,心虚到大白天都慌。”

  边说边摇头,她顽童似的以掌拄身,从窗口跃入,动作干净俐落,完美得教人想起身鼓掌,可怜她身后两位侍女,苦哈哈地绕了一大圈才进到议事厅。

  “野丫头,正门不入,偏走偷儿之路,当真没人教养。”不知谁的缺德事罄竹难书。

  柳膺月讪讪然地抿嘴,赎了名伶妓做丫环,不善待人家也就罢了,还当她是无知觉的消遣品,闲来无事玩两把,整得人家瘦了一大圈。

  并非他无怜香惜玉之心,但人总是自私的,他可不想为了当惜花人而开罪她,好给她机会往身上试药。

  “少驴了,你听过哪个乞儿有教养。”敢叫我野丫头,活得不耐烦。

  噢!对喔!他不是自打嘴巴吗?“大哥,她真的只是个小乞丐吗?我没看过跋扈至此的乞丐。”

  “她当然不……小奴,你在干什么?”恩天随好笑地瞅着想打断他话的小人儿。

  开始懂得保护自身权益的季小奴大剌剌坐上他的腿,双手自然地往他的颈子一圈,丝毫不见羞涩之色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。

  说来瞥扭,常人总爱炫耀家世、浮报产业,而这位家业富可敌国的千金大小姐偏不好此道,老是以穷酸样示人。

  开悟得早,自幼她便懂得富贵使人贪,围绕在身侧谄言媚笑的人们,多半都因贪而假意亲近,她识出假面下的真实而麻痹不仁。

  久而久之,她习惯当个无名小卒,以避免随富贵而来的麻烦事。

  人,还是平凡点好。

  “我当然不是乞丐,我是他的救命恩人。”她偷捏他劲后肌肉以示警告。

  柳膺月朝天翻翻白眼。“够了吧!‘救命恩人’这四个字已经成为你的口头禅。”

  “怎么,嫉妒呀!其实像你这般没才又没德的人,死在路边也没人理,当然遇不着像我这样菩萨心肠的救命恩人。”

  “我没才没德?”这女人说话会呛死人。

  季小奴故作惋惜态。“何必自承没才没德,虽然大家心知肚明,至少假装有点墨水的样子唬唬人。”

  “大哥,你好歹管管她那张嘴,别一味地纵容。”唉!看兄长那一脸痴迷貌,没救了。

  天底下美丽的女人何其多,他偏挑最难缠的有毒刺蔓,果真是欠了她。

  卷弄着她秀发把玩的恩天随不在意的说道:“她喜欢就好。”

  打从他认识她的那一刻起,她的小大人口气就是如此,若是哪一天变得正经八百,不再口出恶言,他反而会不习惯,浑身不畅快。

  既然纵容成僻,那就继续纵容下去吧!她得意飞扬的笑脸最美。

  “听到了没,小鼻子小嘴巴的小人精,我的人缘比你好。”还是她的小随……天随最好。

  “哼!”

  说不过人,柳膺月冷哼一声偏过头,来个眼不见为净,好过气死自己没药医。

  神色复杂的江上寅尽量保持面上无波。“庄主,你忘了那件事?”

  再见好玩活泼的季小奴,那颗平静的心起了波涛,恬静娴淑的无味女子见多了,她的开朗无畏正如早春的暖阳,温暖天涯孤客死寂的心。

  但是――

  喜欢不代表要表白,影子只能永远在光的背后追逐而无法平行,他做不到庄主的无私和纵容,注定要当个无语的爱慕者。

  默默地爱着一个人,是幸福吧!

  “那件事?呃!这个下次再说好了。”他不想把她拉进这摊浑水中,只怕越搅越乱。

  恩天随的含糊语气勾起季小奴的兴趣。“什么事?什么事?快告诉我。”

  “这种小狗表情很难看,少在那装可爱。”忍不住要开口的柳膺月凉凉一讽。

  “柳月月,你太久没吃药喔!要不要季神医开两帖医嘴贱的十全大补药?”她威胁着。

  他跳起来抗议。“什么柳月月,你念过书没?那个字念膺,你不要给我乱取些娘娘腔的名字。”

  “药石罔然,药石罔然,居然问个小乞儿识字乎?你病入膏肓了,可怜!可悲!可叹!”

  季小奴的眼底闪着狡黠,小脑袋瓜子左右摇晃,同情他时日无多。

  “你……是我蠢。”他呼出一口气。“大哥,那件事还是不要问她得好。”

  “嗯!”恩天随赞同的点头。

  不甘被排除在外的季小奴用力拉扯恩天随的头发。“不管啦!我也要知道。”

  “小奴――”

  他的无可奈何看在雪无心眼中实在心疼,主人不懂珍惜并不表示旁人同她一般自以为是。

  “主人,恩公是血肉之躯,你不要太过份。”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“说得好。”柳膺月乐见有人反抗“暴徒”。

  这一搭一唱惹人生厌,她干脆再吩咐点差事给这多嘴女做做,“那角落有桶清水,没心肝的,把议事厅的地板清理一遍,顺便把上头的蜘蛛网扫干净。”

  “什么?你要我一个人打理这么宽敞的议事厅?!”太欺负人了。

  议事厅大到足以容纳七十二个商社五百多人,平常清扫尚且动用十来名仆役,花费两、三天工夫才有可能将里外打理如新。

  难怪雪无心美目瞪大,破天荒扯开嗓音大吼,完全不顾破坏一贯压抑的冷静气质。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卿怜爱奴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