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聪明女巫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聪明女巫目录  下一页

聪明女巫  第11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“意思是有此可能了?”抓住她胡作非为的手,他的蓝眸深职三千海哩。

  “不一定,看我心情而论,你的身体很讨人喜欢。”碰触的感觉很舒服。

  “我能爱你吗?”

  “最好不要,我很任性。”她仔细地涂抹他的大腿至膝。

  女巫向来不是懂爱的生物,她们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,不爱受外力牵绊。

  因为有魔法及咒术的缘故,女巫不需要汲汲营生便能生存,手指一弹就能获得心中想要的一切,根本与努力工作扯不上关系。

  芎芎是女巫界的异类,她有很深的不安定感,必须靠大量买东西、抢钱的拼劲才能舒缓。

  花钱对她而言是一种发泄管道。

  “如果说我已经爱上了你呢?”他试探地吐露心中爱意。

  “我会说你是自寻死路,聪明人是不会选择这条路走。”沙越隽的语气变换了,指尖不再轻优。谈情说爱不是她的专长。

  龙御海坚决地握住她的上臂。“爱情会使人盲目,再理智的人也会变笨。”

  “那就快跳脱盲人海吧!脚残心也残可不好。”她最讨厌欠下情债。

  “你是胆小鬼。”他谈笑的发现她另一个弱点,她畏惧爱情。可是,也将成为他的难题。

  “喂!残废的人没资格嘲笑我,小心我打折你的腿。”这个家伙是混蛋。

  “恼羞成怒了?你不是说再十天半个月我就能下地行走,所以我快脱离‘残障人士’的行列。”一想至此,他就仅不住雀跃。

  看人欢笑非沙越隽的本性,她冷笑地按摩他的痛点,“是复健,先生,你的苦头才刚要吃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我还不能立即走动?”他开始有不好的预感,乌云罩顶的感觉。

  “哈!神迹只是—个笑话,猪会飞吗?”未免天真得过分,她像是善心人士吗?

  “那……呃,还要多久才能正常行走?”头好痛,真正的苦难才正要来。

  “干么,看我不顺眼想早点摆脱我?”她不痛快的一瞟。

  相处了一段时间,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感情,她没那么冷血。

  龙御海神情紧绷地敛起光彩。“你想离开我?”

  “龙先生御海兄,本秘书没把终身卖断,时间一到不走人,说不定你还拿扫把来赶人。”最多一年。

  “人的心会变贪,我不想让你走。”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尽办法留下她。

  感觉到一丝压迫感的沙越隽冷冷一枚,“少作梦会活得久。”

  “人生若不圆满,百岁人还不如黄口小儿。”这几年他是靠梦支撑下来的。而他要确保美梦成真。

  像是早有预谋似的,他狠狠的将她的头一按,张狂的唇吻上他梦寐以求的小口。

  春色在飞扬。

  #########

  应该怎么说起这则意外呢?

  一头雾水的沙越隽眼神失焦地徘徊在水蓝色天花板,与地心引力背道而驰,身体内的水分子飘浮在万点星空中,失去方向。

  冰冷的肤触,滚烫的肤触,不就是人与人的接触,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两性道理呀!为何会演变成—体融合?

  困惑、纳闷,一个无解的问题。

  “你还好吧?”

  “不好。”心情。

  “我不晓得你是处女,我太急躁了……”龙御海有说不出的抱歉。

  “闭嘴,少说些令人生气的话,处女有奖领吗?”他没错,她也没错,是擦枪走火。

  没错,这是成年男女正常的情欲,不该看得太重。人总会有第一次嘛!聪明女巫也会笨一次,当是一种知识学习。“血”的教训。

  害人终害已,玩火火焚身,聪明人反被聪明误。她是油灯里的飞蛾,尽往死路栽。

  多年临床报告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男人是感官动物,只要一点点诱因去撩拨,薄弱如纸的自制力便如山倒般不受约束。落如流土在刹那间淹没所有生物,威力惊人。

  唉!她不信邪的一试再试,终于把生涩的果子硬摘下,还赔上自己。

  “还会痛吗?”

  废话。“我在你身上插一刀,五分钟你再来回答痛不痛。”

  “不能怪我失控,以你的惹火挑衅早八百年就该失身了。”他后悔了。

  一开始就该吃了她,何必强压抑到今日,她是一道处女大餐,美味又可口,叫人齿颊留香。

  “龙御海,你去过地狱没?我送你一张招待券。”

  低低轻笑的龙御海轻抚趴在他胸膛上的雪背。“是双人套餐吗?”

  “你很愉快是吧!我保证你的美好时光将非常短暂。”从这一刻起,魔鬼训练正式开始。

  “是不赖,我有四年没碰女人了。”尤其是他渴望如命的她。

  “原来我是你开荤以来第一名受害者。”难怪他泄得特别快。

  “别一副受虐者姿态,第二次和第三次你不是很享受?”还好他的功力未减。

  沙越隽闷闷地—哼。“要是你不行我一定阉了你,你得意不了多久。”

  “我想你的刀磨得很利,不做多重保险对我的未来大有隐忧。”他调侃的说。

  得不得意还在其次,心底的飞扬情绪是掩饰不了,全反映在充满笑意的湛蓝眼眸,涨潮般的喜悦一直溢向胸口,将他淹没在幸福里。她就在他怀中,真真切切地只属于他一人,那种饱满的感觉前所未有。

  以前他总认为自己是无情的男人,对于情感的表达不冷不热,维持在众人眼中的恒温,不特别冷淡也不刻意热络,清如白开水。

  牛奶白的滑腻肌肤像水洗过般透明似雪,乌黑的秀发旁落在她肩膀上,滑散在他颈窝,幽幽的淡香沁入鼻腔,他忍不住一嗅再嗅。

  人与兽的不同在于知道控制,再来一次她可能真的会谋杀他于床上。凶器是及腰的如墨长发。

  真是死得其所吧!

  “真高兴你的幽默感还没死透,要我帮你写墓志铭吗?”这种忙她最乐意服务,尤其是死在她手中。此人死于话太多。

  他不敢奢望有好话。“真希望我现在就能行走。”

  “可以呀!”魔力无限大。

  “嗄?”真的假的?她的信用额度是负数。

  “用手走。”没人规定走路—定得头上脚下,学妇伍倒着呀!

  龙御海失笑地轻吻她的白玉肩,“就知道你爱折腾人。”

  喜怒无常是女巫的特性,手一撑起身下床的沙越隽以脚勾起地板上的内衣裤。“粗暴。”

  撕成这样还能穿吗?小指悄悄地一点,破碎的衣物顿时焕然一新,像刚从内衣精品店架上取下。

  和男人上了床不代表要日日笙歌,她的修行课比男欢女爱重要,也不认为第一次有啥稀奇,既然是意外就没有谁该为谁负责的道理。

  心动只是一时,英国并非长居地,彼此互不牵绊最好,免得到时来个泪洒机场,没完没了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此刻他恨透了双脚的无力感。

  沙越隽没好气地穿戴好衣物。“洗澡。”

  “没人洗澡还穿衣服吧!等我一下。”他吃力的撑起光裸的身体。

  “你慢慢奋斗了,恕我不奉陪。”他心理打什么主意她岂看不出来。

  鸳鸯浴,你省省吧!

  “隽儿,我……”话还没起个头,一记关们声“砰”地震得他闭眼。

  苦笑不已的龙御海半撑起身,停在半空中的手显得可怜,像是被情人遗弃的失意人,独自品尝欢爱之后的香烟味,和无情的背影。

  他暗自下定决心非早日站起来不可,到时看她往哪里跑,还能不能走得如此潇洒,天涯海角他也要追得她无路可走。

  春风犹太,风吹棉絮。

  许久之后,属于人类的音节才回到声调中。

  “怎么了?你今天的情况不太对劲。”扶着酸疼的腰,女子柔细的手搭抚上男于的肩头。

  “我失去代理权了。”

  普若西亚手一僵,典雅的细音一扬。“是他决定要走出阴暗回归本位了吗?”

  “不,他只是聘用一个精明的秘书查出我亏空公款的事。”蓝依·哈吉森沮丧的道。

  一大笔资金他怎么还得起,存心要逼他走上绝路。

  “阿尔朗斯不是这种人,他从哪里接触到人群,抵死不开的幽暗房间吗?”她愤恨地咬着牙。

  她在意的不是蓝依叫人揪出小辫子,而是深爱的人所接受的居然是个陌生人,无视她多年来无悔的付出。她所做的还不够多吗?他要伤她到何时才肯正视犹在他背后守候的她。

  “是桃莉姑妈牵的线,而他……拒绝不了。”本是钟情之人,求之不得哪有可能往外推。

  她当是人情压力才无从拒绝。“他打算拿回公司大权了吧?”

  她希望他能回来。

  “他在复健。”蓝依·哈吉森不愿说得太明白伤了她。

  “复健?”普若西亚惊呀的问。

  “虽然医生说他的腿没有复元的机会,可是我很怀疑是否真的没有希望。”他的腿有痛觉。

  会痛代表细胞仍活跃,有朝一日或许能恢复健康双腿。

  普若西亚的表情有一些急躁。“你是说他有可能再站起来?”

  “也许吧!她的物疗法十分……独特。”他语气中有着恐惧。

  明明她并未伤害他,可是那一双充满魔性的黑眸着实令人发毛,诡异的闪着蓝光,像随时要扑上前咬碎人的头盖骨。

  他怕她。

  “我要去找他。”以为能有再一次机会的她匆忙下了床。

  “不,普若西亚,你不能去。”蓝依·哈吉森焦急地一拉,神情尽是不忍。

  “为什么我不能去?他差点就成了我的丈夫呀?”她喊出心底深沉的哀伤。

  但他亦曾弃你于不顾,为了广告中的东方女郎将你留在圣坛前受耻笑。蓝依·哈吉森说不出口,因为他是如此深爱眼前美丽的她,不过她的心只容得下一人,再也看不到他的一片真心与痴望。

  四年前阿尔朗斯夺车远去之际,惹出祸端的他备受两家亲友责怪,好好的一场婚礼最后搞得不欢而散,叫人怀念何以堪。

  其中反应最激烈的当是婚礼主角之一——普若西亚。

  自幼备受宠爱的娇娇女何曾受人冷落,尤其是新郎在最后一刻反悔,不顾她声泪俱下的哀求扬长而去,这个帐自然记在另一个人头上。

  恶毒的言语攻击,痛哭失声的控诉,充满恨意的泪眼,在揪痛他的心。

  在赎罪的过程中他陪她出国散心,普若西亚去了瑞士读了半年书,而他也辞去工作暂居校区附近,就怕她想不开做出无法换回的错事。他们不闻不问故乡之事,怕是徒惹伤悲。

  —次她在心情极差下喝了两瓶白兰地,醉眼酣然地错把他看成心爱男子,一场翻云覆雨结下多年不解的孽缘,维持肉体关系直至今日。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聪明女巫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