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明星 > 宁为荡妇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宁为荡妇目录  下一页

宁为荡妇  第11页    作者:明星

 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设计陷害,终究逃不过主人的眼。

  抚着麻痛的脸颊,他心底不禁怅然。

  蔺远彦趁着夜色回到相府,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,悄悄潜回卧房。

  见爱妻睡得正香,他悄然褪下衣衫,轻巧上床,将那娇躯缓缓揽至怀中。

  她在睡梦中嘤咛了几声,直到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,将整张小脸都埋进他的胸膛后,又再次沉睡。

  只差那么一点,只差那么一点,他就失去她了……

  他发现自己居然在害怕。那天若不是他多留了一个心眼,发现段宁康的言行举止都与往日不同,才派人暗中调查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,段宁康居然胆大妄为在点心中加入打胎药,而且药效极强。

  那日若不是宁善胃口不好,恐怕……

  想到这里,他只觉背脊升起一股寒意,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如果失去了宁善,他到底能不能承受那样的打击?

  宁善……他在心底呼唤她的名,眼里盈满痛楚。

  他心里有太多阴暗的东西,其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政治阴谋,每次看到她娇憨无邪的对自己笑,不顾一切的将她交给自己的时候,他便会心生愧疚。

  见她睡得那么安详,唇边甚至还荡着笑意,他忍不住将她紧紧拥在怀中,轻声在她耳边低喃,“宁善,不知道你此刻安详的笑容,会不会一直为我保留?”怀中的人儿再次嘤咛几声,柔软的手臂缠上他的腰,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偎在他怀里。而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抱紧她。

  第8章(2)

  一夜相安无事,翌日清晨,蔺远彦因为不必上早朝,所以陪着妻子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  近晌午时,卓诚见两位主子醒了,急忙命厨房备好午膳,一家人围坐在前厅开始用膳。

  自从赵星绒担任了府里几个小毛头的老师以后,她便打破食不言、寝不语的规矩,将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叫到前厅里陪自己吃饭。

  她的理由是,人多热闹,而且还可以增加食欲。

  蔺远彦本来是不同意的,但见妻子三番两次为这件事同自己争论不休,之后又见那群小鬼果然很依赖她,为了不引起妻子不悦,他也就默许了。

  刚开始孩子们被叫到前厅用膳很不习惯,大概他太有威严,才让他们害怕。

  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孩子们发现严厉的蔺大人其实也是一只纸老虎——

  在公主面前,他的确是一只纸老虎。

  饭桌上一如往常的热闹非凡,几个小毛头每次见了赵星绒都喜欢问东问西,亏她脾气好,且有问必答,绝不含糊。

  一旁的蔺远彦不时给她加汤加菜,在心底暗暗发誓,早晚有一天,他会把这些小鬼遣得远远的,免得每天都同他抢娇妻。

  赵星绒看着两旁那一堆小萝卜头童言童语好不可爱,禁不住又想起自己以前做老师时的回忆。

  “如今你们也识得很多字了,而且又懂得一些人生的道理,将来长大之后,想从事什么行业?”

  “我长大后也想做教书先生!”其中一个小男孩首先举手发言,“而且我还要把老师教给我的东西统统教给别人。”

  赵星绒笑了,看着那孩子可爱的举止,也不枉费她的一番苦心教导。

  “我要学刺绣,将来绣好多漂亮的衣服给老师穿。”一个小女生也跟着搭话。

  “我想做厨师……”

  “我想做马夫……”

  “我想做大将军!”

  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,卓诚那个有些自闭的儿子卓小福,居然语惊四座。

  不但赵星绒对他刮目相看,就连一向不把这些小皮猴放在眼里的蔺远彦也多看他几眼。

  “哦?小福为什么想做大将军?”

  “因为大将军很威风,可以统领千军万马,还可以报效朝廷、光辉门楣……”别看平日里卓小福内向胆小,不吭声不吭气的,但内心深处却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。

  尤其是这段日子以来,又听当家主母给他们讲了很多知识文化,知道人只有不断的奋发图强才可以出人头地。

  而且历朝历代,唯一让人称羡的当然是在战场杀敌的大将军,所以不知不觉中,他便在心中树立了这样的想法。

  赵星绒顺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。“没想到你这小毛头的理想还真不小,只不过现在我南朝国泰民安,也和邻国相处和睦,就算你当上了大将军,也无法带兵打仗啊。”卓小福一听,皱了皱眉,毕竟他年纪还小,哪懂得这些深奥道理。

  倒是蔺远彦多长了心眼。“没想到你一介女流,竟然也懂得这些国事?”她嘻嘻一笑。“别以为只有你们这些当官的大臣们才懂这些,我虽然是女人,可对于国事也是有些了解。上次入宫时,父皇曾给我讲了一些关于我国的历史。而且自父皇登基以来,南朝被他治理得有条不紊、百姓安康,哪还会有什么战争?要我说呀,藏在昭仁殿里的那枚帅印根本派不上用场,就让它乖乖躺在昭仁殿里长眠吧。”

  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当赵星绒无意间提到帅印时,蔺远彦的身子颤抖了一下,“宁善,你刚刚所说的帅印,是怎么回事?”他状似漫不经心询问。

  赵星绒却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,帮旁边的卓小福夹了一块鸡肉,又帮对面的小丫头夹了猪蹄肉。

  “不就是被父皇放在昭仁殿中的帅印喽。那里有一处暗阁,就在上次我临摹的那幅画像的后面,父皇说现在南朝无战事,而且皇家又注重兵权,所以那枚帅印就被藏在那里……”她突然一顿,“远彦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他的脸色一凝,面对她的质问,他却冷静的保持惯有的笑容,“当然是很不满啊。”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她扯到自己的腿上坐下,疼爱的点了点她挺俏的鼻头。“别忘了你现在怀着我的孩子,那些国家大事无需你来操心。还有啊,从今天开始,你最好遵照御医的吩咐要少量多餐,可不能每天只吃一点点,饿瘦了你我倒不心疼,若是饿到了我的儿子,我可不轻饶你哦!”

  “噢,原来你对我这么好,是因为心疼儿子而不是心疼我呀!蔺远彦,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,我要休夫啦……”

  两人开始说笑打闹,看在下人眼底,早就见怪不怪。

  而此时的蔺远彦脸上虽带着迷人笑意,但眸底的阴沉,已渐渐掩饰不住……当赵星绒的肚子越来越明显,身材越来越臃肿时,已经是四个月后。

  如今她肚中的胎儿已经整整七个月,经过御医几番把脉诊断,确定胎儿正常,母体健康。

  蔺远彦每天将她护在府里不准外出,就算出门,也派十几个家仆陪伴左右。

  冬去春来,每年四月初八是上香拜佛的时节。

  赵星绒听府里的下人说,距皇城八十里外一个叫青山寺的地方,常年香火鼎盛,而且有求必应,所以便和丈夫提议想去青山寺给菩萨上几灶香,再多捐些香油钱,吃半个月斋,以求腹中胎儿健康漂亮。

  蔺远彦听后,也大为赞同,急忙打点家丁,又派了武功高强的保镖整整二十人陪伴在侧。

  如果不是朝中有事走不开,此番他必会与她同去。但体贴的赵星绒,要他先以国事为重,反正她不过是出门半个月,而且又有这么多家仆保镖跟着,要丈夫放心。

  临行前,夫妻两人依依不舍道别,蔺远彦小心将她扶上软轿,又嘱咐下人一定要好生伺候,若有半点差池,唯他们是问。

  赵星绒拉着他的手,好笑又好气的冲着他摇头。“你别动不动就吓别人,我能有什么差池,这么多人护着,难道还会被人劫去不成?”他也不反驳,只拉着她的手,表情认真的交代,“宁善,待我忙完了眼下这些事,定会亲自去青山寺接你回来,你……你一定要等我知道吗?”“知道啦,你还真像个老太婆,罗罗唆唆,又不是生离死别,干么搞得这样紧张?”

  “不准胡说,什么生离死别!”

  他惩罚性的捏了捏她的脸颊,惹来她一阵娇呼,又生怕被家仆看到两人打情骂俏,忍不住瞪他一眼,“别闹了啦,被卓管家他们看到,又要说我这个当家主母没威严了。”

  远彦也真大胆,很多行为举止居然比她这个现代来的人还要开放。

  蔺远彦又是一番叮嘱,直到轿夫喊了声起轿,他又追上轿身,掀开轿帘,与刚刚不同的是,此时的他竟是一脸复杂神色。

  “宁善……今日一别,我们怕是要短暂分离一段时日,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,我希望你知道,我是爱你的。”

  赵星绒隔着轿帘看着他一脸深切,心头涌出几分甜蜜和感动。以为他不放心,她紧紧抓着他的手,并用力点头。“放心,我会乖乖等你来接我……”

  最后,两人就在依依不舍中相互道别。

  一路相安无事,蔺远彦派来的保镖也十分尽责的保护她的安全。

  两日后她到达青山寺,前来上香的香客果然不少。

  寺里的主持方丈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要来,早派小沙弥将客房逐一收拾干净,又命人准备可口的斋饭好生招待一番。

  赵星绒很大方的捐了一大笔钱给青山寺,又在菩萨面前为自己的孩子祈福。接下来,每天在寺里吃吃喝喝,偶尔与方丈卿些佛法心经,日子过得倒也奇快无比。

  只不过,赵星绒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,那事像蕴藏着什么阴谋,因为她发现身边的仆人跟得越来越紧,以前还会给她一些自由的空间,但不知从何时起,她连上个茅厕也要有人跟着。按仆人的说法,是相爷担心她,所以才全天候的随侍在侧。

  转眼间半个月已经过去,不但没有等到蔺远彦的身影,她还被困在这青山寺内。

  直到一个月过去,她才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,那就是——她似乎被人软禁了。

  可家仆给她的回答却是,如今她大腹便便,行动不便,相爷希望她能在寺里待产,并且还派人送了三个产婆到青山寺。

  对于这突来的决定,赵星绒只觉得不安,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,但此刻已容不得她多想,因为临近预产期,腹中的胎儿蠢蠢欲动。

  几天后的某个夜里,羊水破了,几个产婆和侍女忙成一团,经过整整一夜的煎熬,一个可爱的小生命终于降临人世。

  赵星绒疲倦的看着产婆怀中抱着的小宝贝,小家伙眉眼还纠结在一起,但隐约中却可见蔺远彦的模样。

  就在她还沉浸在顺利产子的兴奋里,竟听到看护她的守卫、保镖们相传的消息——皇上病重,太子突然失踪,在朝为官多年的宰相蔺远彦,夺下了南朝帅印。

  听到消息,她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  想起南朝帅印,她突然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事实——她很有可能在无意之间,闯下了弥天大祸。

  第9章(1)

  此时的皇宫深处,皇上段昭庆一脸颓废的坐在龙椅内,今日早朝,朝堂上却无大臣。

  唯一站在大殿中间的,竟是身着一袭玄色锦袍,头戴珠冠的蔺远彦。

  往日的君臣此时四目相对,只不过彼此间不再是圣君贤臣。

  段昭庆目光涣散,容颜憔悴。“蔺爱卿,不,如今叫你蔺爱卿,似乎已经不合适了。你能不能告诉朕,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将朕逼到今天这种局面?难道朕对你还不够宠爱吗?”

  今年不过五十有余的他,经历这场宫变,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

  几日前,东宫太子段宁康突然失踪,而一直被他深信不疑的蔺远彦居然举着帅印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造反。

  让他不敢相信的是,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的老臣子居然倒戈相向,全体上奏要求他退位,立蔺远彦为当今天子。

  段昭庆自认在位几十年,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苍天百姓的事,可为什么到了晚年,竟遭此劫数,难道……真是当年那件事的报应吗?

  蔺远彦傲立于大殿正中央,一张俊脸不怒而威,比当今天子,更有帝王之姿。

  面无表情的他,双眸冰冷,早已寻不到往日的谦虚恭敬,唇边噙着让人心寒的冷笑。

  “皇上,不,我应该叫您一声表舅才是,只不过直到今天为止我都很怀疑,你到底有没有资格做我的表舅。”

  段昭庆被他喊得脸色一惊,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何人?!”蔺远彦向他逼近,以往那张阴柔俊美的面孔,此时却像是地狱恶煞。“想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他冷冷的哼笑一声,“不知道陛下可否还记得当年赫赫有名的飞芸公主,也就是那位被先皇立为皇储,将要接任南朝帝王的段飞芸?”“飞芸公主?朕的堂妹?你……你是她的……”“没错,我便是段飞芸的儿子,也是北国的二皇子,傅浚越!”段昭庆彻底被这个事实打到,他此生此世唯一的心结,便是自己的堂妹段飞芸,而他这辈子唯一做过的错事,也就是昧着良心,偷偷篡改了先皇的遗嘱,将原本该即位的段飞芸,硬生生的从储君的位置上拉了下来。

  为了以防后患,他还做了一连串惨绝人寰的错事。

  此时的段昭庆脸色苍白,脑子里全都是关于过去的点点滴滴,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,却万万没想到,当年那个他认为已经死了的段飞芸,居然还留下子嗣。

  傅浚越将他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,胸口处积压的全是说不出来的恨意和满腔杀气。

  “段昭庆,你可想起来当年那位被你残害的堂妹?你以为装出仁君,满口仁义道德,就可以得到天下民心,安安稳稳的坐在皇位上享受帝王之乐吗?你可知,你的做法违背天理,天地不容?你以为,我母亲在天之灵,能容得下你这个伪君子存活于世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,事情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样……”段昭庆一脸痛楚,踉跄的从龙椅上跑到他面前。“朕知道当年使计从先皇的手中夺下皇位是朕的不对,可朕也是逼不得已,虽然南朝历史上也有女皇继位,可是轮到你母亲那一辈,民间却流传着一则传言,说南朝女皇继位,二十年后将惨遭灭国……”傅浚越冷冷的看着他在那哭诉往事,脸上并没有因为这番解释而动容半分。

  事实上有关于那个谣言他也略知一二,只不过,一想到自己母亲当年所遭受的痛苦,心底的恨意又怎可能在瞬间浇熄。

  “就算民间有这个流传,可你为什么一定要做出那么残忍的行径?你知不知道你当年派人在我母亲身上下的那个蛊,害得她有多惨吗?”段昭庆眼眶一红。他怎能忘记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?

  想当年,先皇因只爱皇后不纳嫔妃的缘故,膝下只生得一女段飞芸,段飞芸虽为女儿身,却豪气万千、霸气如虹,小小年纪便已经显现出帝王之姿。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明星的作品<<宁为荡妇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